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聚焦中国第六代导演电影的主人公,揭示底层小人物的悲剧风无情

聚焦中国第六代导演电影的主人公,揭示底层小人物的悲剧风无情

图片说明:聚焦中国第六代导演电影的主人公,揭示底层小人物的悲剧风无情,。

我国的第六代导演主要是指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执导电影的年轻导演们,比如我们大家都所熟知的陆川、王全安、顾长卫、宁浩等。他们可以说是自成一派,有着比较独特的美学追求。他们电影所关注的点不再如同以往,更多是放在底层小人物的身上,如生活艰难的底层百姓、成长阵痛的青年群体以及城市角落的灰色人群。真实地展现他们身处困境中的无助与迷茫,以及他们为了生活不断挣扎与顽强拼搏的坚强意志,从而使人们感受到悲剧艺术所带给我们的震撼与力量。更重要的是让我们能够更多的关注现实,关注平凡的小人物,给予其精神安慰。那么第六代导演电影中小人物的悲剧性具体体现在哪呢?这需要我们深入去了解那些电影才能更好地了解。本文将从小人物形象的分类、小人物的悲剧性矛盾冲突以及悲剧性情境的创设等三方面来具体阐述。


图为第六代导演电影作品


一、小人物形象的分类

在第六代导演的电影主角中,我们很难去找到所谓的英雄、大人物以及他们伟大的事业。因为这些导演的目光已经放到底层中的小人物以及他们的日常生活、一生等。这一改变使得人们对于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有了更多的关注,让我们能够近距离的了解他们的生活、他们的一切。所谓的小人物,是对于处于特定的时代与阶层人们的一个笼统概括,主要分析他们身上的性格特点、行为习惯、心理状态等方面。就其社会地位而言,小人物社会地位很低,一般处于社会中的底层或者边缘地带,如流浪汉、农民、小知识分子等。他们大都生活困难,精神压抑,为维持生活苦苦挣扎。总而言之,第六代导演电影中所呈现的小人物主要可以划分为三类:成长阵痛的青年群体、生活艰难的底层人民以及游走在城市边缘的灰色人群,下面我们将对这三类进行一个具体阐述。


图为电影《长大成人》


1、成长阵痛的青年群体


透过第六代导演电影中的摇滚青年群体,我们似乎会有一种感觉,在他们身上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理想,看不到他们的信仰,只能看到他们在社会转型时期的一种迷茫、一种慌乱无措,看到他们唱摇滚来表达自己的态度,宣泄对于现实处境的不满、焦虑、反抗与痛楚。他们用摇滚来高歌自由,来寻找自己,反抗主流价值观。比如《长大成人》里周青的一众摇滚好友;《北京杂种》里随心所欲的游荡在北京城里的摇滚青年们;《头发乱了》里叶彤和彭威的摇滚乐队成员等等,他们身上的共同点就是都有着很明显的摇滚符号。其实如果我们能够去了解第六代导演的一些经历时,我们就会发现他们本身曾今就是处于那种迷茫、绝望的状态,所以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拍摄了这一类型的电影。即使会遭遇题材雷同的情况,但是他们都坚持下去了。


图为电影《头发乱了》


2、生活艰难的底层人民


在第六代导演的电影中,底层人民更多的是生活困难、缺乏身份认同的进城打工者。他们不是所谓的大英雄、大人物,没有过人的才能与品质,也没有成功的事业,只是城市普普通通的为了生活奔波的小人物。经济的快速发展吸引着他们来到城市打工,本怀揣着美好理想的他们却连连碰壁,无法找到工作,身心俱疲,浩大的城市之内却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颠沛流离是他们的常态。而对于他们的结局往往是悲剧性离开城市,回到农村,只能将未来得及实现的梦想留在城市。让我们看到了他们身上的绝望与无助,一种力图与命运抗争但却无法成功的无力感,以及在城市中艰苦奋斗的他们却始终无法融入这座城市,苦苦想得到身份认同的他们最终却都以失败告终。


如在管虎电影《上车·走吧》中的三位主人公刘强、高明、小辫子。刘强、高明对待工作勤勤恳恳,每天早出晚归,但是仍然无法撕下外来者这一标签,始终在城市中无法得到身份的认同,最终在与本地同行的竞争中失去自己的生命;而农村姑娘小辫子也是在城市中寻求归属感的过程中失去了身体与精神。还有其他电影中的主人公与此是一样的,都在城市中苦苦奋斗,却始终无法得到一丝认同感,身心俱疲的他们最终都没有在与城市的博弈中获得胜利。总而言之,对于这些底层人民来说,即使他们在城市中苦苦挣扎与奋斗,但也无法改变悲剧性的结局。


管虎


3、游走在城市边缘的灰色人群


作为第六代导演电影中的又一重要人物灰色人群,他们大都是处于主流边缘或者是与主流价值观相悖的人,如小偷、罪犯、妓女等等,因此他们也被看作是教育改造的对象。而他们一旦被打上灰色标签,就注定要被人们所远离,被异样的目光所看待,被迫承受常人无法理解的疼痛。


比如贾樟柯的电影《小武》中的主人公小武就是被认为属于灰色人群中的一种,作为扒手的他依靠偷东西来维持生计;但是他身上却有着重情重义的可贵品质,他会在偷东西之后会冒着暴露的风险将身份证还给失主;他会精心照顾妓女梅梅,但是最终却遭到梅梅傍上大款之后选择抛弃;他会孝敬自己的父母,渴望得到亲情,但是却会遭到痛骂;曾今与他共患难的小勇极力想与他撇清关系,但是他仍然选择在他结婚时送一份礼物,却再次遭到拒绝,最终被逮捕。小武的一生经历了亲情、爱情、友情的重重背叛,即使悲痛,但也仍然坚强的与命运对抗,与法律对抗,只为有尊严的活着。




图为电影《小武》


二、小人物悲剧性矛盾冲突

前面我们已经提到第六代导演电影中的主要小人物形象,他们的结局大都都是悲剧的,大都在自身生存发展需求与压抑这种需求的力量存在激烈的矛盾冲突,他们在不断地挣扎反抗,以此迸发出强大的冲突性力量。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与转型,压制人需求的力量也在发生变化。因此在人类的不同阶段,会经历与自然、社会、与人的关系等不同的矛盾冲突,从而展现人悲剧性的不同角度。下面将会对这三个矛盾进行一个具体阐述。


图为夸父追日漫画图


1、人与自然的矛盾


人与自然的矛盾虽然在不同的时期会呈现出不同的变化,但是却会一直存在,不会消失。人类最初抗争的第一个对象就是自然,通过顽强地反抗自然,反抗代表着自然力量的"神",来获取最基本的生存自由。自原始社会以来,有许许多多的人不愿被所谓的神而屈服,积极抗争,一次次的再战,一次次的失败,让我们看到了这些人物顽强的生命意志与无所畏惧的精神,但是我们却不得不承认,最终的结局都是悲剧。如夸父追日,夸父与自然做着最顽强的搏斗,但是最终却在太阳的炙烤中结束生命。


随着人类不断地发展,各方面能力的提高,人类准备再次征服自然,放弃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关系。或许在博弈的过程中暂时取得了胜利,但最终都会遭到自然更强有力的制约与报复。有很多的例子已经让我们看到这种结局。比如电影《可可西里》中人物的悲惨结局让我们看到人类对自然所做的破坏以及自然的反击。影片中主要是保护羚羊的队伍与疯狂猎杀羚羊的人进行搏斗,并最终失去自己的生命,从这里我们可以感受这群志愿者队伍的伟大精神与信仰,但是我们必须去思考一个隐藏在这些背后的问题,正因为之前可可西里的人们不遵循自然规律,过度放牧,使得这里变成一片沙漠,所以他们只能为了生存偶尔去卖一些羚羊。总而言之,对于我们需要去正视并妥善处理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与自然和谐相处,不应忽视与自然之间的矛盾,否则将会遭到自然的报复。


图为电影《苏州河》


2、人与社会的矛盾


每一个人都不可能独立于社会而存在,都需要依赖于社会而存在,是社会的产物。人与社会之间自然不可能永远处于一个和谐统一的状态,也会发生不同形式的冲突。人在社会生活中往往会受到社会条件的制约,从而导致悲剧性结局。因此人与社会就会发生对抗,通过抗争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往往产生的都是悲剧性结局。正如第六代导演电影中所呈现的小人物,在全球化大潮的影响下,社会发展进程加快,金钱至上成为人们心中的价值标准。这无疑对社会底层人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的爱情、理想、追求、品质在与社会大潮的博弈中,可谓失败地彻彻底底,对于金钱的欲望逐渐吞噬掉他们那些美好的品质。比如电影《苏州河》中的主人公马达曾有着美好的追求与理想,但是在金钱欲望的影响之下,那么品质随之灰飞烟灭,他为了金钱不惜将自己最爱的女朋友牡丹绑架,最终失去自我。


3、人与人关系的异化


人与人的关系在社会不断发展与转型的过程中发生异化,曾今温暖、亲密的关系在金钱利益的驱使下变得十分冷漠,所谓的亲情、友情、爱情已经被利益二字所取代。人们变得越来越冷漠,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比如电影《日照重庆》中的林波,因为从小父爱的缺失,造成他极度缺乏爱,将情感全部起坨在女友身上,当女友提出分手时,他的精神世界因此崩塌,并采取抢劫超市、自杀、挟持人质等的极端方式来得到女友的重新关注。不难发现,这种情感是病态的,也告诉了我们不健康的家庭关系对一个人一生的影响有多大。总而言之,人与人的关系已经在发展大潮中发生异化,失去了以往的那种温馨,取而代之的是人们的冷漠旁观。




图为电影《日照重庆》


三、悲剧情境的创设

1、镜头下的真实


第六代导演决定将关注点放到城市中的小人物身上时,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把纪实作为最好的拍摄手段。他们选择将摄影机放到大街上,将镜头聚焦到最真实的人物和事件上,并选择用长镜头在连续的时间之内去拍摄街上的人与物。他们所采用的纪实风格赋予了他们影像一种最朴实、最自然的状态,一种平平淡淡的节奏。这样会更能表现出小人物的日常生活、日常的行为习惯等,突显小人物的平凡,表达对生命的一种尊重。并且会选择定点摄影、实景拍摄等的方式来体现其真实性。


2、视听中的悲美


视听则是通过对电影画面和声音进行恰当的处理和使用,以此来更好地烘托悲剧的氛围,增强悲剧的感染力。看过第六代导演的电影,我们就会发现电影最普遍的使用阴郁化的镜像来呈现故事,给人们以一种强有力的视觉冲击,会使人感受非常震撼。而阴郁化的镜像也决定了电影画面的冷峻化,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体现悲剧效果。不同的色彩会给人们不同的视觉冲击,带给人们不同的感受。比如在电影《妈妈》时,电影的一些设备已经发展成熟,色彩的风格也是多种多样,但是张元导演为了能够更好地突显电影中的悲剧效果,大胆使用黑白两色,去体现智障儿童东东和他妈妈两个人孤独、单调、压抑的生活,让人一看就会有强烈的效果。


图为电影《妈妈》


结语

电影,作为当今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重要载体,经过长时期的发展,电影的技术、设备等已经日趋完善,发展至今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随着电影不同类型、不同题材的蓬勃发展时,我们依然不会忘记第六代导演所为我们呈现的电影,他们用镜头记录了处于社会转型时期底层小人物为谋生活而苦苦奋斗与挣扎,在城市中得不到身份认同与感受不到一丝归属感的他们逐渐对其未来感到困惑、迷茫与痛苦,这让我们能够将更多的目光能够去关注到这些小人物身上,钦佩他们顽强的生命意志。当今我们社会也是正处于转型的关键时期,经济、文化、思想等各个方面都在经历着变革与转型,这时候难免会有人们会感到迷茫与痛苦,我们也应该将目光放到他们身上,去关注现实,关怀那些小人物,给予他们精神安慰,弘扬社会的正能量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日本有码三级片_手机在线成人无码视频_性爱无码专区--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聚焦中国第六代导演电影的主人公,揭示底层小人物的悲剧风无情

文章地址:http://www.armsmedia.com/article/26.html
有关热门【聚焦中国第六代导演电影的主人公,揭示底层小人物的悲剧风无情】的标签